主页 > 现金设备 > 不知道哪一世惹了风流债春天时紫丁香与我纠缠

现金设备

不知道哪一世惹了风流债春天时紫丁香与我纠缠

点击:
 
  《一》孽缘
  
  它独特的芬芳和冷艳,还是让我挂怀的,与它痛并快乐着。而今,老成一把秋色的豚
 
草也来纠缠我,着实让我心里不爽。每天早晨四五点钟开始,鼻涕长流,喷嚏铿锵有力。大而无神的眼睛,干痒涩,几乎断网。五官中比较中
 
意的鼻子,小巧玲珑,却弄成了过敏性鼻炎。心脏也跟着凑热闹,那种症状应该叫做“早博”吧,这样的身体,有时会想:还不如牺牲了的好
 
。可是每天早晨,第一缕眼光洒在我的脸上,听到虫鸣蛙叫,嗅到草香,看到花蕊上的露珠,想想还是赖活着吧。有时心里又怨忿起花草来,
 
就算前生我是那多情的种,招惹了你们,也是你们把持不住吧,也不该来到这一世没完没了的折磨我吧,唉!只能长叹,啥债都能欠得,只有
 
情债欠不得,只有忍着吧,折腾累了,还是睡一会吧……[嘘]
  
  《二》猫
  
  暮色四合,走过那片小林,又一次见到那只雪白的猫咪,它还如从前一样温顺,悠然。我静静的看它,一位先生走过,也停下脚步,用手
 
轻轻地抚摸猫咪。开始猫咪还羞涩的躲闪,那样子好似欲语还休,片刻之后,便半推半就,露出娇媚之态。那位先生解释说:他的父母家在这
 
附近住,每次从这里走过,都能看到这只小猫咪。我并不喜欢小动物,但是这只猫咪实在太漂亮,雪白之色,娇媚可人,尤其被人爱抚之后的
 
样子,竟有小女子之态。有一种撒娇,一种乖巧,还有骨子里的纤弱柔顺,不由不叫人怜爱。曾经有人说猫一样的女人会被人喜欢,虽被喜欢
 
,但也失去了自己的风骨……夜深了,蟋蟀在叫,不知道何时开始喜欢秋夜里蟋蟀的叫声的……
  
  《三》狗
  
  一夜绵雨,悄然带走盛夏残留下的余温。初秋的风款款,总能让人遐想和依恋。
  
  早起心情颇佳,去小林,压腿、踢腿、抖腰摆胯,入境打拳。柳腰慢转,四肢延展,移步腾挪……意境似舞如蝶,专注忘我。待转身回眸
 
下腰之际,竟有一只黄毛大狗不知何时来到我的身后,口吐红舌,嘴角垂涎,虎视眈眈。立时,我的小心脏颤栗,魂魄仿佛穿过百汇离窍。惊
 
慌收式,遂抱住身边一棵大树躲闪,那只狗与我周旋兜圈,我的几招花拳秀腿,摆摆样子稍可,与这畜类周旋,实在敌强我弱,当时好悔,如
 
果平时好好练功,练成江湖侠女,也不至于今日惨不忍睹。
  
  不远处狗的主人正在悠哉悠哉的练双杠,我急呼,那男人轻描淡写:不用怕,不咬人。我的天!我都吓成这样了。一边与狗周旋,又一次
 
愤怒急呼:我在锻炼,我害怕!那男人才悻悻然过来给狗重新套上锁链带走。我瘫软的坐在石凳上,早晨的好心情被这畜生弄得荡然无存……
  
2017-08-21 20: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