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金设备 > 在初秋的暮色里她不再如从前让我牵她的手

现金设备

在初秋的暮色里她不再如从前让我牵她的手

点击:
 
  《一》春与秋的距离
  
  而是把一只胳膊插在我的臂弯里。且行且聊,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,我和大力宝贝像一对
 
忘年的朋友。
  
  好些日子没见到她,似乎又长高了许多。妹妹把她带到这个世上,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快乐。如今的她已经高过我半头,长成十四岁亭亭
 
玉立的花季少年。她嘴里的时尚元素越来越多,我在她那里简直就是out.了;肯德基被大人们视为不健康食品,而在她那里还备受喜欢和青睐
 
;我买给她的时尚口香糖,她藏在包包里怕被父母发现。很多时候,孩子与大人隔着一道鸿沟,他们的世界,我们走不进去。我们的世界,他
 
们又不懂。我喜欢拍照,她却不以为然。也许我害怕时光太过匆匆,最后一道影子都留不下。而她太盼望长大,渴望化蛹成蝶,不再被束缚。
 
她看着我的包包说有点幼稚,我却喜欢它的可爱与玲珑。也许我在心里拒绝长大,很多事心知肚明,却不愿面对。而于她,很多事还是懵懂,
 
却装作老成。我与她看3d电影[冰川时代],她笑的前仰后合,我却不露声色,那是因为她童心未泯,我的童心已蒙上尘埃。她津津有味的给我
 
讲述那些清浅的爱情电视剧,我笑着倾听。她还是枝头的花蕾,还未到情窦初开时,我却已然看惯了世上的分分合合。
  
  她,是早春的颜色青葱。我,是初秋的色彩苍绿。春天与秋天的距离,就如我和她,是她千山万水还未走遍,而于我却已是春花秋色已沧
 
桑……
  
  《二》暖香
  
  昨晚临睡前,窗外秋雨绵绵,睡得很沉,有遥远离奇古怪的梦一直相伴,眠夜并不寂寞。
  
  一阵胃痛把我叫醒,雨还在下着。这些年我的胃一直与我不睦,总是约束我的口舌之乐,稍有不满意,就用疼向我示威。“人出来混,总
 
是要还的”,这不,酷暑时节贪凉太多,刚刚秋凉,这胃便表现出它的愤懑和抗议。无话可说,只有乖乖的吃药。拿起这胃药,便想起几百里
 
之遥的表姐,这几盒胃药还是初夏时节去表姐家,她买给我。表姐大我十几岁,性情里遗传了舅妈的基因,直爽且古道热肠,姐夫却没有东北
 
男人的暴气,性情里带着些许的温润。在他们身边总给我一种别样的舒适和温暖。姐姐的性格是属于粗线条的人,但是心里却藏着细腻。每次
 
去她那里,她总是放下手中事,不遗余力的陪着我。
  
  那是三年前吧,去表姐家,晚上她来陪我,我说喜欢一个人睡,姐姐便抱着被子去了姐夫那里,姐夫说我总也不来,又让姐姐来陪我,我
 
又让她回到姐夫那里,就这样姐姐抱着被子,在两个房间走了几遭。姐姐知道我的胃不好,临上火车时让姐夫买来大包的胃药,强行塞到我的
 
包里,并一再叮嘱我注意身体。
  
  这些旧事隔着岁月、隔着距离……依然在回忆里飘散着温馨和暖香……
  
  《三》恋父情结
  
  夜幕低垂,华灯初上。
  
  公交车徐徐向前行驶着,车内并不拥挤,乘客们彼此的视线明朗可见。站在玻璃窗附近的一对父女非常惹人注目。小女孩六七岁的年龄,
 
灵秀的模样,脱掉的乳牙还未长全。那位父亲不到四十岁的光景。女孩的手一会放在最低的扶手上,一会又去抓最高的扶手,父亲始终用身体
 
护着她,嘴里不停的提醒女儿不要这样,不要那样。小女孩和父亲撒着娇,偶尔还会对父亲推几下,并用她的小拳头捶打父亲的前胸,以挣脱
 
父亲的束缚,那样子有点蛮横无理。父亲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镜片后面的眼神始终是温和的,疼惜的,没有愠怒。一两站过后,终于等来了
 
空座,父亲牵着女儿的手坐到了最后一排。
  
  朦胧的夜色,摇晃的车子,小女孩一会功夫就熟睡在父亲的怀里了。快到目的地了,父亲想轻轻的摇醒熟睡中的女儿,女儿酣睡正浓,喉
 
咙里发出哼哼唧唧的撒娇的音符,女孩在迷蒙中又一次用小拳头捶打父亲的前胸,父亲微笑着怜爱的抚着女儿的发丝。到达目的地时,女儿总
 
算醒着随父亲下了车,下了车的父亲故作很生气的样子,甩掉牵在自己大手里的女儿的小手,小女孩有些茫然,只片刻,跑上前去乖乖的把手
 
再一次放在父亲的大手里,父女俩的身影一大一小,渐渐的消失在阑珊的夜色里了。
  
  大多数女孩在幼小的时候,都会对父亲有一份依恋和粘腻,由于思想、情感的单纯幼稚,幼小的生命需要父亲这种强大力量的支撑,来完
 
善自己的成长过程,待有一天羽翼丰满,便能够勇敢坚强的飞往蓝天。弗洛伊德的“恋父情结”,也有长大后的女孩,把对父亲的情感转移并
 
倾注到另一个男人身上,这种情感又高过父亲,是比恋人还要深一层次的境界,这个男人应是一棵树,一座山,是心灵上的最高供奉……
2017-08-21 20: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