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金设备 > 太阳虽已落了但炎热仍充满着大街小巷

现金设备

太阳虽已落了但炎热仍充满着大街小巷

点击:
 
  这天,周六的下午,赵子豪突然来到了邮电局,他没有找他爸,而是找庄晓琴,正巧庄晓琴出办公室,赵子豪一眼看到了她,同时庄晓琴也瞧见他了,笑着问:”子豪哥,来这找我们局长?”。赵子豪看着她,也是面带笑容说”不是的,专来找你的,怎么样?今晚有空吗?我弄到两张票,广东歌舞团到我们县文化宫演出,所以我想请你一起去看”。听他这么说,庄晓琴有些歉意说:”子豪哥,真不好意思,今晚我有事,等改天,我请你看电影,好吗?”。赵子豪闻言,心里忽的很是失落,但表面却没有流露,马上说:”没事,你有事,那忙你的事,但记住,你欠我一场电影哦,呵呵”。说完还呵呵一笑,似乎用笑声来掩饰心里的失落。庄晓琴说:”没问题,子豪哥,进办公室喝杯水吧,今天外面很热”。”噢,不了,小琴,我还要去办点事,那我先走了”。赵子豪微笑着对庄晓琴摆摆手,转身走了。庄晓琴紧跟上几步,送他出了大门。
  
  傍晚,树上的蝉还在不停的叫着知了、知了。街上的人很多,多数是受不了家里的炎热而外出纳凉的。
  
  赵子豪和他的堂弟赵建军边说边笑的往文化宫走去,突然,赵子豪停下了脚步,他的眼光盯在了一个人的身上。原来,他看到马路对面有个女孩,她刚买好冰棍向另一个人走去,而这个女孩正是庄晓琴,但见她将其中一支冰棍送到那个男的手上,然后两个人乐呵呵的走了。赵建军顺着赵子豪看的方向望去,他也认出了那两个人,男的正是他的同校同舍的徐峰,而女的是徐峰的女朋友,他见赵子豪发呆,便问道:”哥,你认识他俩?”。赵子豪见他俩走远了才回答说:”女的我认识,男的不认识”。”那男的是我的同学,叫徐峰,他是双狮桥人,那女的常去我们学校找他,对他可好了,我们好几个同学还吃过她为他买的东呢”。赵建军刚说完,接着又问通:”哥,那女的你怎么认识的?”。“哦,女的在我爸公司上班,我见过几次,不说他们了,我们快去看演唱会吧”。说完,两人便又向前走了。
  
  赵子豪回到家,头脑里乱乱的,刚看过的演唱会,对他没半点映像,因为他的心思全在庄晓琴身上。平常里,在他身边团团转的女孩多的是,可他却瞧不上眼,让他动心的庄晓琴,原来心里却有人了,这个人还是个乡下人!一个乡下人,不论家庭条件和自身条件,他怎么和自己比?不行,我一定要追到她!不能输给一乡下人!赵子豪心中暗下着决心。
  
  庄晓琴一天下班在家吃过晚饭,进屋打开收音机,正巧,收音机播放歌唱家李谷一演唱的歌曲〈乡恋〉,那舒情动听的曲调,优美动人的歌词,听得她如痴如醉,忽然,妈妈进来了,妈妈进来便关了收音机,板着脸对庄晓琴说:”小琴,妈问你,你是不是在谈恋爱?”。这时,妹妹晓香也吃过饭进来了,妈妈没等庄晓琴回答,就对晓香说:”小香,你先出去做作业,妈和你姐说事”。说完,便将庄晓香推了出去。庄晓香撅着小嘴出了房门。房间里,郑秋霞正等着女儿回答她的话了,庄晓琴此时,心里很是忐忑不安,她就怕和徐峰好的事被爸妈知道,可现在爸妈还是知道了,她低着头,脸上火烧似的,但她还有如实的点了点头,表示有此事。郑秋霞见女人承认了,火”腾”地一下上来了,用手指戳了一下女儿的头说:”你才多大?就谈恋爱?告诉妈,那男孩是谁?家在哪?干什么的?”。庄晚琴只是低头不言语,这让郑秋霞更是生气,再三追问,庄晓琴就是不开口,最后郑秋霞没办法,就又说:“好,你不说也行,可你记住了!你从今开始,不许再和那男孩来往,如果我再知道你还和那男孩来往,别怪妈狠,妈会找到他家去的!”。说完,气鼓鼓的出去了。见妈走了,庄晓琴转身趴在了床上,眼泪下来了,湿了枕头。
  
2017-08-21 09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