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金设备 > 有个是县长的爸爸和县第一人民医院当主任的妈妈

现金设备

有个是县长的爸爸和县第一人民医院当主任的妈妈

点击:
 
  刚走出十几米,庄晓琴推着自行车,假装怒道:”你妹妹?谁是你妺妹?”。”晓琴,别闹,我不这么说,你告诉我怎么说?”。徐峰乐道。庄晓琴听这么问,也是脸一红,又说:”好了,不提这事了,徐峰,在学校吃的还行吗?今晚我专门来给你送好吃的,其实,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你,没想到,刚进门便看到了你”。说完,停下车,将身上的一黄布包打开,里面取出鼓鼓的一塑料袋东西,递给了徐峰,徐峄刚要拒绝,看庄晓琴满眼的柔情,便接在了手里。”这是我第一个月的工资钱买的,徐峰,好久不见,想我了吗?”。庄晓琴羞涩的问他,徐峰听了,说道:”晓琴,我刚开学,课目多,所以没去找你,你怎么一个多月不见,突然进了邮电局工作了?哦,是你爸、、、、”。他没说完,庄晓琴用手捂住了他的嘴说:”不许乱说,心里知道就行了”。说完便乐了、、、、。
  
  送走庄晓琴,徐崥回来了,晚自习已经结束了,他刚进宿舍,立刻被几个同班同学围住了,个个喜皮笑脸的问他,那个女孩是谁呀?什么你小子看不出来,现在就开始恋爱了。平常能说会道的徐峰,此时也张着大嘴,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了。他急中生智忙将手中的塑料袋打开,原来里面有奶糖、饼干、面包,他用这些东西先堵住他们的嘴,果然,他们见这么多好吃的,一哄而上给抢光了,还好,有个叫赵建军的同学给他留了几块饼干,徐峰接过饼干笑了笑,对他们说:”你们几个兔崽子,今天吃了我的东西,谁要将今晚的事说出去,我非打的他将刚才吃的东西吐出来!"。”放心,放心,只要有好吃的,谁要乱讲,我们也不放过这个人!”。”哈哈哈”,大伙在笑声中要结束了闹剧。可徐峰躺在床上,头脑里却在胡思乱想,”人家庄晓琴的家庭条件这么好,现在又她又在邮电局工作,就算庄晓琴死心踏地喜欢我,她的家人一定不会同意将女儿嫁给一个农民的儿子?哎!、、、、”。这一夜,徐峰第一次失眠了。
  
  赵明亮看到庄晓琴的第一眼,便很喜欢这孩子,活泼大方,漂亮又很单纯,所以他突然冒出个念头,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。他和老婆宋淑珍商量此事,宋淑珍一听,便持反对议见,她说:”县长的女儿就了不起了?一初中生,我们的儿子,在党校培训,说不准将来也是县长市长的,老赵,你的目光太短暂了”。赵明亮反驳道:”淑珍,我不是巴结县长,更不会拿儿子婚姻当儿戏的,那孩子配我们儿子真不错的,这样行不行,我们带上儿子,回请庄县长一家,如果我们的儿子能看上县长女儿,我们再商量,看不中的话,此事就此结束,行不?”。”行行行,就依你!”。宋淑珍妥协的说。她见老赵这么欣赏一丫头,心中也起了好奇之心,想看看那庄晓琴到底有多好!
  
  平原大酒店的黄河厅里,一张大圆桌边,坐着庄向东和赵明亮俩家人,庄向东和老婆郑秋霞及两个女儿,赵明亮和老婆及儿子,庄向东和赵明亮的话语自然最多,从国家开放改革直谈到了英阿战争,宋淑珍和郑秋霞二人坐在一起,说些家庭工作的事,谈到宋淑珍的儿子时,宋淑珍脸上自然流露出以儿子的出色而自慰的表情,她望了一旁的儿子—眼,便对郑秋霞说起儿子,儿子大名赵子豪,二十一岁大学毕业,在市团委工作已二年了,现在正在党校培训,是培训班里最年轻的一个。郑秋霞听到这里,也观察了赵子豪,见这孩子,文质彬彬,一表人才,二十三岁便在市团委工作,将来是前途无量的!心里想到自己只生了两个女儿,没有儿子,不觉很是失落,忽然她看个到赵子豪正和自己的大女儿说的很热闹,她头脑闪出的念头,如果我家晓琴将来若嫁给子豪,那才是门当户对,郎才女貌,只是我怎么向人家说呢?她正寻思着,赵明亮举杯来敬酒说:”淑珍,我们敬庄县长一家一杯”。庄县长和郑秋霞及两个女儿站起来了客气的喝下这杯,当然,庄晓琴喝的也是酒。在这样场合,庄向东和郑秋霞没有阻止女儿喝酒,由于酒精的作用,庄晓琴已是面似桃花,赵子豪和庄晓琴的话语也多了,妹妹庄晚香在旁只有听着,他俩所谈的是些年轻人喜欢的名星和港台歌手,赵子豪边谈边打量庄晓琴,但见她,弯眉如柳叶,双眸似点墨,微微两腮红,她的笑,艳而不媚,透着清纯,赵子豪打心里喜欢上庄晓琴,但表面很淡然,神态自若,庄晓琴不陌生的叫他子豪哥,他答应着,微笑着。他俩的举动没有逃出赵明亮的眼睛,他的眼睛瞧了妻子宋淑珍,会心的一笑。这场宴会,两家人都很开心,这个夜晚,星星也很明亮,因为郑秋霞私下和宋淑诊订下儿女亲事,宋淑珍也观察了庄晓琴,感觉这孩子还知礼仪得大体,没有干部子女的娇气。但此事,赵子豪和庄晓琴并不知晓。
  
2017-08-21 09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