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金设备 > 紧忙推车往路上跑庄晓琴也惊慌的跟在后边

现金设备

紧忙推车往路上跑庄晓琴也惊慌的跟在后边

点击:
 
  突然,天空响个闷雷,同时划过一道闪电!”要下雨了!”。徐峰叫了一声,可雨点紧跟着也落了下来,他俩刚到小路上,雨便下大了,徐峰情急中,忙将车停好,拉着庄晓琴的手便躲入双狮桥下的没有流水的一个桥孔中,桥孔不太大,可正好容下他俩的身体,”这是什么天?下雨也不事先通知我们”。徐峰开玩笑的说道。庄晓琴却没在意他的笑话,她第一次和男生挤在一起,还是和心仪的男生靠的这么紧,脸上不由泛起红晕!”你怎么不说话?你…"。徐峰转过脸话刚说了一半的话语,便停下不说了,因为转脸的同时,他的脸和她的脸相碰贴在了一起,在这刹那间,仿佛世界在静止!她的脸似水一般的细柔!徐峰从没有过的感觉,心突突的跳,他将身体往后靠了靠,注视着庄晓琴的脸:”晓琴,你真漂亮”!”我哪漂亮,丑丫头一个”。庄晓琴也注视着徐峰说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充满了柔情。徐峰慢慢地抬起双手,捧着她的秀丽的瓜子脸,送上灼热的双唇,笨拙的吻上她的唇,她闭上眼睛,任由他的亲吻,一阵热吻过后,庄晓琴脉脉的问:”徐峰,你会永远只喜欢我一个人吗?”。”会的,晓琴,我这辈子只喜欢你!”、、、。
  
  外面的雨不知啥时候停的,在甜蜜中的庄晓琴,忽然想起,回家已经是很迟了,”徐峰,该回家了”。她温柔的说道。”好,晓琴,送你回家”!他牵着她的手出了桥洞。
  
  徐峰回到自己的家,已经是半夜了,他以为家人已睡了,便蹑手蹑脚推开门,刚进屋,灯便亮了,原来他的父亲没有睡,一直在等着他,见儿子回来了,便厉声道:”臭小子,你死哪去了?半夜才回家,你还知道回家?!”。徐峰知道,父亲对自己管教一向很严厉的,容不得他犯半点错,今天这么迟回家,便理亏的低着脑袋,撒谎说在同学家玩的,因下雨才回来迟的。父亲望着他,要在以前非揍他不可,现在儿子初中毕业了,就等录取的学校通知书了,父亲叹口气说:”饭吃了吗?”。”在同学家吃过了”。徐峰硬着头皮继续撒谎说道。”去洗洗吧,看你的鞋子脏的”。父亲说完瞪了他一眼,便回房间休息去了。”哦",徐峰轻轻松了口气,去院中的井里打水去了....。
  
  此时的庄晚琴静静地躺在床上,眼望窗外的星空,今夜,窗外飘来的木香花特别的香,她一点困意也没有,因回家迟被妈妈痛斥的话语早已忘却脑后,大脑中只出现和徐峰在一起的幸福时刻,她用手指轻轻触摸自己的嘴唇,想到徐峄的吻,脸上浮出幸福的红晕。仰慕已久的心上人,今天终于心连在一起了,她心中默默念道:愿苍天怜惜我,今生今世和他永不分离!此时,身边睡梦中的妹妹,翻个身,小膀子搭到她的脸上,她轻轻的将妹妹的膀子拿开放下,对睡熟了的妹妹笑了笑,转过身去,微笑着眯上了眼睛。
  
  不久,徐峰的录取通知书下来了,是校方送到了双狮桥村的村办公室,徐峰是整个村解放以来第一个考上县中的人,乡长也感到这孩子为村里争光了,所以,他和校方来的人一起,将通知书敲锣打鼓风风光光的送到了徐峰家里。由于徐峰上面有未嫁的姐姐,下面还有一个准备上初中和一个上三年的两个弟弟,所以,村长看他家经济条件不好,对徐峰的爸爸说:”老徐,小峰这孩子也算为我们村子争气了,所以他的学费由村里出”。”不不不,孩子学费怎能让村里出?我们再苦,也不能沾公家的利益,村长,你们的好意我们领了,谢谢村里的干部了!”。徐峰的爸爸十分感谢和诚恳的说道。”你们看,咱们农民的思想觉悟就是高!”。村长这么一说,大伙都笑了。徐峰在旁边,也深深地感觉到爸爸的为人,一个普通农民,却有不沾靠别人,自立更生的好品德。
2017-08-21 09:3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