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场知识 > 赔偿了我们27000羽的苗鸡款

现场知识

赔偿了我们27000羽的苗鸡款

点击:
 
  我们销售到山东、浙江、安徽和苏北的苗鸡,都是对方派车来鸡场提货的,而发送到北京、天津和四川等较远的地方,就必须用飞机托运。
      90年代我国民用航空业仍较落后,飞机的航班少,买飞机票需要凭县、团级以上机关的介绍信,而且还要有人去预约付定金。人们出行很少乘飞机。再加上启东到上海机场的交通也很不便利,过长江需要摆渡。而摆渡船又不是全天候的,头班船是早晨7点,未班船傍晚6点,繁忙时延迟到晚上7点。因此启东人乘飞机格外难。
    那时不像现在,需要托运点什么,打个电话,航空公司就会派车上门接收货物,只要我们办好保险和一些有效证件,24小时随叫随到。验货装车、付清托运费后,就没有我们的事了。与对方的结算可以在家里用电话刷卡,不用派人跟着去当面结算。那个年代可不行,一是都是些刚开始做生意的新客户,相互的信任度还不够;二是电汇和信汇都需要时间,万一对方的会计再拖一下,我们的资金本来就十分紧张,是等不及的,货款都是左手拿来右手就出去了。
     那些年,我们有时每星期托运二次,已经天上、地下忙得够呛了。再说,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,有时大风或大雾摆渡船停航了,有时也有临时改变计划的时候。机票要预定的,托运也要预约。我大哥在上航工作,一切繁琐的手续有我大哥代办了。大哥把托运和机票都预约好了,只要我们一到,拿了有效证件去就可以拿到机票,并立即到货运处办理托运。
赔偿了我们27000羽的苗鸡款。
     然而,上海到北京上航每天只有一个航班,中午11:30分起飞。我们赶这个航班实在太紧张了。我们赶最早的一班摆渡船是7点,到常熟码头最快也要8点多了。从码头赶到飞机场,一点不耽搁正好11点。
     每次过去,大哥都已经等在托运处了,帮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办完托运手续。当我满头大汗地奔到候机厅时,已经开始登机了。我连水都喝不上一口,早饭就更不用说了,风尘仆仆地踏机舱时,只见满舱的旅客都已经放好行李各就各位。我又饥又渴,拎着行李寻找自己的座位。外国人特别有礼貌,不仅每次上下飞机时,总是要让我这样的乡下妇女先走,而且还要主动地站起来,接过我的包帮我放入行李舱。飞机上供应的点心和中饭,其他的旅客都是优雅地吃一点,吃不完的占多数。我是来者不拒,还要加点饮料。
     乘头班船去赶飞机实在太紧张了,我们就改乘头天傍晚6点钟的摆渡船。然而也有很多弊端。苗鸡全部出壳要到后半夜。我们提早抓了,就要把很多晚出壳的苗鸡留下来,需要在当地另寻客户,又增加了工作量;提早到了上海,人和鸡都要在航空公司托运处外边的简易棚里过一夜。冬天冻得睡不着,夏天闷热,又是蚊叮虫咬更苦。带了几万羽的苗鸡,需要随时关心和观察,所以即使能睡也不敢睡着。天气好还安心些,遇到刮风下雨天,简易棚没有装门,风雨直接从门洞口扑进来。我们就把苗鸡转运箱堆高一点,并且尽量往里边靠一点,然后用毯子把临近门口的箱子包起来,怕苗鸡受冷。过一会儿又要把里边和外边的箱子调换一次,以求苗鸡环境温度的均匀。要是苗鸡在路途中淋雨了,就更麻烦。
     有一次,我正好在大江公司准备提种苗鸡,陆企良带了2万多苗鸡去飞机场。那天天气特别闷热。摆渡过江后,他们停下来吃晚饭。看着苗鸡热得都在张嘴呼吸,于是把苗鸡从卡车上卸下来。看着满天的星星,就把苗鸡箱摊在路旁边,好让它们凉快一会儿。他们到路边的小饭店里去吃饭。正当他们笃悠悠地吃晚饭时,一阵大风刮过,下起了雷雨。几个人拼命地去抢,大部分转运箱仍然被淋湿了。这下全乱套了,许多转运箱烂了,于是就把比较好的箱子放在下面,暂时还可以成型的箱子放在上面,实在拿不起来的就把苗鸡散放在卡车里。先生不知道我住在松江哪个地方,更不知道我的电话。于是直接打电话到我的同学谭建刚家里,让谭通知我到大江公司买了转运箱送到飞机场去。如果等到明天大江公司上班后再去办,肯定来不及的,因为买了纸片子还要组装成箱子。再说散放的苗鸡时间久了容易挤坏。
    谭建刚就利用他和纸箱厂有协作关系的便利,半夜三更去敲开了纸箱厂的门,直接从纸箱厂购买了转运箱交给我。我再用我们准备装种苗鸡的车子,把转运箱送到飞机场,安顿好后再回到松江去提种苗鸡。真像是一场接力赛跑,只要在某一个环节上出点问题,这2万羽苗鸡就上不了飞机,进退两难之下很可能造成2万羽苗鸡报废。
    又有一次,我和陈新送苗鸡到飞机场,也是头天晚上住在简易棚里的。好热好热的炎夏天。我们终于熬到了天亮,把苗鸡早早地交给了托运处。陈新和驾驶员开车回启东了,我准备跟苗鸡北上。办完了苗鸡托运手续,我轻松多了,悠哉游哉地等在候机室里。不经意间我向窗外望去,看到我们的苗鸡箱已经堆在毫无遮拦的停机坪上。我吓了一跳,37°高温的炎夏天,这样弱小的生命怎经得起太阳的暴晒呢?但是我又毫无办法,既不能进入机场的停机坪,又找不到可以去指挥搬运工人的人。正当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,上航的飞机来了,那些外行又把苗鸡转运箱全装进了飞机的货舱。其实这时转运箱里的苗鸡已经热死了,货运组还是按部就班地把它们装上了飞机。
     这是货运处的失职,也可以说是因外行而导致的过失。苗鸡怎能暴晒在烈日下呢?而且鸡是活口,装上飞机时,转运箱里一点声音都没有了,还是照装不误。
     我忐忑不安地上了飞机。飞机上开着空调,非常清凉怡人。然而我的心情烦躁不安,我确信今天带上飞机的3万羽苗鸡早已安息了。但是我不能不上飞机。天津大海公司接鸡的人和车,已经到北京机场去迎接了。我总得对空着手回去的大海公司的人有个交待。还有,我们购买了货物保险,这次损失需要向保险公司索赔,我要到北京机场开到证明苗鸡已经死亡的单子。
      我们辛辛苦苦地从家里把苗鸡长途跋涉运到上海,又在简易棚里苦苦地煎熬了一夜,托运到北京取回来的不是支票,而是一张北京飞机场的货损事故证明单。后来,航空公司货运处失职造成的损失,由保险公司买单90%
 
2017-08-19 09: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