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场知识 > 我的养鸡生产又一次跌入低谷

现场知识

我的养鸡生产又一次跌入低谷

点击:
 
   1989年,由于我的冒进,这次跌得很重很惨。
   一场官司下来,我背负了20万元的债务,即使砸锅卖铁也还不起。本来一贫如洗的家,这几年稍微好一点,但我执意要扩大再生产,我不但没有留下积蓄,也没有给自己添置点家私。所以,没有锅可砸铁可卖。  
面对20万元的债务,外边到处在说,这个曹钟菊呀,欠了这么多债,今生今世也还不清。旁人这样说我,我自己更紧张。陆企良已经辞职在帮我养鸡,家里还有2个孩子和5个老人需要养活。
陆企良是个善良、聪明的人,要他去做一件具体的事情能做得十全十美。记忆力极强,一个电话打过三次就记住了号码,银行帐号几十位能倒背如流。然而绝对不是撑得起的人,更不用说去面对这20万元的债务。
想到这么多的欠债,我怎么也睡不着,坐起来躺下去,躺下去又坐起来,天天晚上这样折腾着。听到忧伤的歌曲就要哭,看到创业失败的电视我要哭,见到别人大包小包买东西,想想自己落到这种景里,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?我更想哭。陆企良见我焦虑无助的样子,只是叹着气,既没有一句怪罪我的话,也没有一个安慰的词。我知道他不忍心加重我的痛苦,却也没有能力来为我解脱。
半夜里,我望着皎洁的月亮,心想,这月亮多么好呀!可我怎么没有欣赏过呢?除了忙碌就是痛苦,想着望着眼泪禁不住又流了出来,越想越伤心,细细点点渐渐成了嚎啕大哭。
我赶紧披衣起床,在鸡场里从东边踱到西边,又从西边踱到东边。陆企良默默地跟着我踱来踱去,他一个文弱书生能做的大概只能是这样子。
突然,一个大胆的念头跃上心头:我要去贷款!再借20万元投入再生产,我还有翻身的可能。
于是,我们二个人回到宿舍开始做计划,怎么用这20万元来盈利20万元。集中我们二个人的智慧和长处,经过仔细的谋划,一个让人振奋的计划出来了,多则6年,少则3年,我们就可以还清欠债。
这时陆企良也显得轻松了些,说:“你这么多天没有好好休息,去睡一会儿吧!我再把计划书推敲推敲。”
我似乎已经抓到了救命稻草,倒下就睡着了。我清楚陆企良不是强悍的虎将,但是做计划书是他的强项,他一定能想得十分周全,陈述得清晰明了,做得非常完美的。
当月亮回家,太阳升起的时侯,我从甜美的梦中醒来,见陆企良仍在聚精会神地写着,从不抽烟的他竟抽了一地的烟头。“那来的烟?”我惊呼。“到工人宿舍要的。”他说着把计划书递给了我。
要把计划书变成20万元贷款,这过程我知道更难。于是,我一方面找各级领导游说,说出我们能起死回生的根据,另一方面根据各方面领导的指导,把计划书改了又改,再呈送给有关部门传阅。要想找个领导谈谈个人诉求,是件很困难的事。他们都有会议安排或接待约定,我这个小人物又是要谈十分棘手的事——借钱,所以一定要先了解领导这段时间是否在启东,然后再去等,等到他们有了空隙的时间,我就进去见缝插针地插上几句话。
有的领导会给我出出主意,有的领导会给我提供信息,也有的领导表示帮不上忙。我就这样耐心地一个一个地去跑、去等。这种辛苦和常常遇到的失望是难于名状的。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是好忍受的,等待的焦虑是可以克服的,心理上的煎熬才是最大的考量。财政局的领导很同情我,说:“可以帮我说说,但叫我自己先去银行申请”。我的养鸡生产又一次跌入低谷
我把申请书交给银行,银行方面十分担心地说:“这么一大笔贷款,而且你前期还有20万元呆账未还。虽然你的计划书上规划得很好,可是我们还是不敢作这个主。你去找分管副县长鉴个字吧。”
分管副县长顾静珍很忙,找她不容易,我就坐在她的楼下等她。当她忙完公务回家看到我时,我已经又饿又渴疲惫不堪。她马上引我进家,让我先吃饭。她看完我的计划书,吩咐我先回去,三天之内给我答复。
顾县长召集银行、财政局、县委、县政府的有关人员一起讨论、研究了我的计划书。反对的人很多,顾县长耐心地跟大家分析我失败的原因,实在是事出有因。并且把我以前为启东养鸡事业所做的种种成绩跟大家讲了又讲。她坚决要把我这杆启东副业战线上的旗帜扶起来。她对大家说:“我相信曹钟菊能东山再起的,我更希望启东的养鸡事业能在她的带领下健康发展。我们今天对曹钟菊扶一把,明天我们启东的养鸡事业就会蓬勃向上。”当还有人提出反对意见时,顾县长说:“我用我这顶乌纱帽做担保,曹钟菊如果还不起这个贷款,我这个县长下台。”顾县长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即使原先非常反对人,也愿意跟着县长赌一把。最后决定贷给我20万元。
我的鸡场似乎起死回生了。为了养好鸡,我要把鸡舍彻底清洗消毒。又为了争取时间,陆企良带了一个工人出去租房子育苗鸡,我带着几个工人清洗、消毒鸡舍,非常辛苦、劳累。然而,希望的力量始终支持着我们去克服身体上的各种苦痛。
这批鸡养得很好,无论产蛋率、受精率、出雏率、成活率都无人能及。可是困难又来了,屋漏又遭连夜雨——苗鸡市场不行了,许多鸡场纷纷把种蛋当作食用蛋处理。
别人亏得起,我可亏不起啊!我决定跳出去,到外地寻找市场。面对愁眉不展的丈夫,望着摇曳的蜡烛火(当时为了省钱,我和工人宿舍里都点蜡烛照明),我斩钉截铁地说:“我出去看看!”陆企良说:“你没有出过远门,普通话又讲得不好,能行吗?”我说:“只能去试试了。”
  可是家里没有钱,几个工人一起凑凑只有300元,二个人去肯定不够用。于是我就孤身一人踏上了寻找市场的路。
我去上海转了一圈。上海很多鸡场的情况跟我们差不多。在上海肯定找不到市场,但我也没有白跑。在上海机场,我看到有人把苗鸡往济南、北京和天津托运。
于是我决定立即去北方。去山东的火车硬座票47元一张,我必须留下60元作为回程的路费,剩下不到200元就是我在山东、天津的食宿、短途路费和电话费。
我每天早晨起来买二个2角钱一个的胖糕,早晨吃一个,包里带一个当中饭。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住处,买一碗青菜豆腐汤和一碗饭,一天的伙食费不超过1元。晚上住几十个人的大统间,虽然很吵,但便宜,3元一个晚上。白天跑得很累,晚上倒下就睡着了,管它闹不闹、吵不吵。
在山东转了几天。山东人很好客,每当我到一个鸡场,他们都会惊讶地问:“就你自己来的?”我就回答:“我知道山东的治安好,就一个人来了。”山东那边的鸡场都有老户头,暂时都要不了我的鸡,但为以后的合作打下了基础。这里解决不了我的燃眉之急啊!于是我决定去天津。
我心急火燎地来到天津,从天津火车站出来时,几个拉车的过来问:“大姐,去哪里?我送你去。”我说:“我还不知道呢!”“啊!你来天津还不知道去哪里?”我说:“我是来推销苗鸡的。”拉车的说:“那么去长途汽车站,坐车去杨柳青县,那里有很多养鸡场,这里去长途车站坐公交车5分钱。”
到了长途汽车站,我等不及去杨柳青县的车,见一辆开往武清县的汽车正在放客上车,于是我临时改变主意,去了武清县。
到了武清县,我毫无方向,心想去畜牧局问问吧。来到畜牧局,我作了一番自我介绍。有一个人马上说:“我听说大海公司需要苗鸡。”
我一扫多日来的垂头丧气,问清楚了大海公司地址后拔腿就跑。当我兴匆匆赶到大海公司,尚未说上一句话,一阵大风刮过来,办公室的人员都要去仓库关门窗,就给我倒了一杯水,让我在办公室等他们回来后再仔细商谈合作之事。
我欲拿茶杯准备喝水时,无意中发现茶杯旁边放着一封拆开的上海来信,上面写着:“与之签订的苗鸡计划,目前无货供应……”我无意间看到了这条信息,心里一阵狂喜,心想上海这个鸡场,可能种鸡出了问题,不然不会无货供应啊。心灰意冷、一筹莫展的我,从山东展转来到天津武清,还没有吃过一粒米喝过一口水呢,这时候才感到肚子里空空的,我端起杯子喝口水,深深地吸了口气,轻轻对自己说:“我终于得救了,这几天的痛苦和煎熬可以结束了”。
刚才来大海公司的路上,我想好了要开价2元一只苗鸡。现在我决定开价2元3角一只。大海公司正急着等米下锅,所以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,马上和我签订了苗鸡供货合同。
大海公司是一家国营大公司,要的数量非常大,我自己只能提供10%。但我心里有数,上海大江公司的苗鸡目前也滞销。
从大海公司出来,我急匆匆赶到邮局打了二个电话,一个打给陆企良,叫他把最近的苗鸡贱卖,筹集上海到天津的苗鸡托运费;另一个打给上海大江公司销售部的同学,订一个要货计划,并且要在明、后天赊2万羽苗鸡。
陆企良说:“由于儿子成绩好。已经被启东中学提前录取了,明天要报到,如果不报到,就要录取备取生。”我说:“就94元学费吗?拎几只种鸡去卖了吧!最多亏个几百元钱,再过三天我就有几万元的进帐。”这时的我兴奋得真想大声唱个歌。
从崇明回来后,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开心,我终于卸下了千斤的担忧,可以轻松地从内心发出欢畅的笑声。三年来,我在人前嬉笑装强,在人后偷偷落泪。贷到了20万元贷款,我虽然高兴心情却更加沉重。遇到苗鸡滞销,我甚至有些绝望,孤身展转山东屡遭失败时,我苦不堪言只能独自吞咽无助的泪水。
我自己只有10%的供货量,还有90%都是从上海大江公司拿的。大江公司给我1元7角一只苗鸡,除去运费3角,这笔生意我每羽净赚3角。
就这样,我和陆企良每星期三次往返天津或北京,去时带着苗鸡坐飞机过去,回来时舍不得钱(飞机票320元一张)就乘火车。由于都是临时买票,全是散席,有时在沧州或德州坐到位子,有时到蚌埠才能坐到位子,最苦的时侯一直站到南京。
我们夫妻二人,往往一个在天上护送苗鸡去北方,一个带着支票挤在火车上往回赶,准备接下一批苗鸡去安家。我们来来往往地搬运着一箱箱苗鸡,挣到了一笔笔的真银白金。就这样,我们一共挣了59万元。苗鸡刚开始外运时,有人说:“曹钟菊的苗鸡卖不掉,都是运到外边倒在海里。”
当我把支票交给银行信贷员时,他感慨地说:“我真为你捏把汗。”好消息传到顾静珍县长那里,她却说:“我对曹钟菊就是有信心!”
 
2017-08-19 09:23